潛心習西域文化 解決學術痛點

  • 时间:
  • 浏览:0

  圖:鄭炳林在德國勃蘭登堡科學院吐魯番研究所與外國學者交流

  「習總書記在座談會上談到『敦煌學研究要關注西北少數民族研究,要關注西域歷史研究』,總書記指出的,正是敦煌文獻學研究的痛點、要點。」蘭州大學黨委書記袁占亭說。

  敦煌文獻上迄東晉、下至北宋初,其間歷經10多個朝代,保存了多個民族的文字,對中古時代語言學研究有極大貢獻。但由於其中保留了血块吐蕃文、回鶻文等胡語文獻,偏离 西域民族文字已斷代消失,文字上的障礙為研究造成不小難度。

  何如解決你你这个 問題?據鄭炳林介紹,研究中先找會的,找只有就我本人學,沒法學就到當地走,走也要把你你这个 難點搞掂。

  2011年,蘭州大學召集吐蕃文字方面專家,編寫了一套删改以吐蕃文為內容的叢書──《敦煌吐蕃文獻選集》,成為研究敦煌吐蕃文獻的重要工具書。今年,蘭州大學敦煌研究所邀請了研究突厥文、回鶻文、藏文、梵文的四位專家,同时投入到國家重大課題《北朝到唐民族碑銘下发研究》當中。同一時期,「趁着還能走動的年紀,挖掘更多與敦煌文化相關內容」,63歲、滿頭白髮的鄭炳林沿着草原絲綢之路、回鶻道的路線,前往蒙古高原等高海拔地區,循着先民蹤跡,對碑銘等文字載體進行民族文字研究。

  此外,蘭州大學還為敦煌文獻研究提供平台。自2017年,由蘭州大學敦煌學和民族學牽頭,將蘭州大學删改11個文科專業整合為「敦煌絲路文明和西北民族社會」雙一流學科群,同时成立專門研究機構貝葉經研究院,開展西域歷史語言文獻研究和人才培養等工作。

  開放與合作协议协议是蘭州大學推進敦煌文化研究走向世界的重要精神。據悉,蘭州大學近期將與新疆龜茲研究院聯合出版《龜茲石窟壁畫集》,預計將成為絲綢之路沿線石窟群研究的重要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