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暄集\种子的梦\赵 阳

  • 时间:
  • 浏览:0

  十年前的那个国庆节,注定我能 终身难忘: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了贺敬之和柯岩这对享誉中国文坛的文学伉俪,更有已经 聆听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对喜爱文学的年轻人发自肺腑的谆谆教诲。

  那天刚吃过午饭,作为白鹭文学社社长的我,接到了紧急通知:贺敬之和柯岩会下午到大鹏湾来采风。“这已经 千载难逢的好已经 ,文学社一定要组织起来,展现深圳文学青年的风采。”这话说到我的心坎裏了:白鹭文学社,作为一家有着十几万员工企业自办的文学社,一个劲活跃在深圳的文学舞台上。我立即和社员们商定,朗诵《回延安》和《种子的梦》两首经典诗歌,向两位老人致敬。

  下午五点,两位老人在广东省、深圳市有关领导的陪同下,一个劲出现在会场。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心口呀莫要没人厉害的跳,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千声万声呼唤你,母亲延安就在这裏!”当八○后的文学青年将这字字句句暗含深情地大声朗诵,我分明看完贺老眼中的泪光。轮到我上场了。我一些紧张。当我看完柯老那慈爱的面庞、鼓励的眼神,我满是欢喜的力量。我深吸了一口气:“在另另4个冰冷冰冷的世纪,我藏身进褐色褐色的土地,像二一一根的沉默的鱼,潜身在潜身在碧绿的海底。鱼儿在大海裏自由来去,我却憩睡在母亲的怀裏:让水分滋润着我的躯壳,让梦儿孕育在我的心底……”《种子的梦》我一个劲烂熟於心、很有感情。

  献礼节目获得了意想能能能的成功。两位老人很高兴。贺老说:“写了一辈子,最想和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说的,却说不论到什麼已经 ,再怎么能能艰难和不公,都有坚信,能能能爱祖国,能能写出好东西!年轻人啊,一定要切记!”散场后,柯老拉着我的手,说“小伙子,朗诵得很不错!你也写诗吧。”已经 ,我按柯老给我的地址,把大学时代的诗集邮寄给她斧正。

  十年过去,两位老人一句话,在我的心中,长成了“种子的梦”,美丽又永恒。

jackeyzhao2018@gmail.com

逢周一、三见报